幽夜·镜

【双花】写给好朋友的,没啥题目

私设成山


自己的脑洞


最后一段原文



孙哲平是在那年夏天最热的时候在游戏里认识张佳乐的,与其说是碰巧,不如说是张佳乐自己撞上来的。

 

年少的孙哲平不高调但是熟悉的人会发现他周身总带着狂傲,无论是人还是手下的角色。这样的少年在公会里总是有人爱有人恨,好在在矛盾爆发前,孙哲平一头扎进竞技场再没有出来。凭借着高于平均水平的操作和锐不可挡气势,很快狂剑士落花狼藉就在PVP的圈子里声名鹊起,每晚上线时,有人膜拜,有人前来挑战,然而孙哲平对这些一点都不在乎,在他看来,他就是孙哲平,一直赢下去的孙哲平。挑战的人多了,当然有输有赢,一场惜败于对方后,孙哲平正准备退出房间,对方弹药专家的头上跳出了个文字泡:“哈哈,竟然赢了。”孙哲平一言不发就退了出房间,再没有看那个正欢脱的角色,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名字“百花缭乱”,这个之后会跟自己并肩被写在一起的名字。

 

两个人熟悉的过程很老套也很狗血,无非是百花缭乱的操作者张佳乐觉得这个操作彪悍人也彪悍的狂剑士很有意思,于是经常有的没的找上门pk几把,孙哲平则是来者不拒一一应战,革命阶级的友谊就这样被打了出来的。从面对面单挑到后来携手一起在2v2里折腾的风生水起,再到后来一起接到了百花的邀请。这是在他们的故事里,孙哲平最喜欢的一段,年少的两人横冲直撞,无所畏惧,为了荣耀而并肩战斗。

 

之后,好运像是被用完了,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与冠军无缘,一个手伤黯然离开,一个拼尽全力后退役。曾经从游戏里一直闯进职业圈的百花组合,就这样各奔东西,繁华血景的时代终画上了句号。

 

退役的这几年孙哲平晚上一直睡不好,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夜里醒来,总是会安静的点上一根烟,一边抽一边想着之前的宿舍,想着宿舍里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有个扎着辫子的少年拉着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一起拿冠军,用小鹿一样好奇而精亮的眼睛笑看自己,说着没正经的笑话,每每想到这个画面,孙哲平总是不顾疼痛狠狠握紧手伤的手,终是自己负了冠军,负了他。

 

后来他看到张佳乐复出了,去了霸图,这个他们曾经的对手,但孙哲平一点也没有不高兴,他以为他的乐乐终于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路了,一条没有自己牵绊的路。再然后,他每一场比赛他都会去看,台上胜利的张佳乐,沮丧的张佳乐,抽风的张佳乐,努力的张佳乐,台下一言不发的孙哲平。世间都道张佳乐残忍,孙哲平看到的是这个曾经快乐的少年眼底的隐忍和软弱,他知道,乐乐还是那个乐乐,他也还是那个他。所以当叶修找上自己的时候,孙哲平答应了。

 

张佳乐试想过很多次再见面的情景,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在抢boss的时候碰到了那个熟悉的狂剑士,只不过名字已经变成了再睡一夏。血影狂刀、旋风斩、绝地风暴,那人手中的重剑斜指身旁,血染的剑身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颜色,没有回头,只有一句:“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我只是......”“将心里的杂念,彻底的射杀干净吧!”枪响,雷鸣,剑起。繁华血景。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